当前位置:加拿大海疆控股女性口述:他失手打了我的妈妈也结束了爱情
口述:他失手打了我的妈妈也结束了爱情
2022-09-23

★倾诉人:周晓晓,24岁,幼师

★精彩导读:晓晓和李刚相恋一年后,李刚第一次上门拜见晓晓母亲。由于她父亲的介绍,埋藏在她母亲心里多年的积怨爆发出来,让李刚狼狈而归。为了表达诚意,李刚的父母又亲自上门,可是晓晓母亲再三刁难,让双方家长反目成仇,双方家长爆发了所谓的尊严大战……(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印象:晓晓看上去像个小女生,娃娃脸上两道眉毛始终皱着。对于从小生活在妈妈庇佑下的她来说,这段恋情成为她迄今为止人生中最大的难题。显然她还没有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她只能不停地说,烦啊,怎么办啊?用她的话来说,好像除了哭,已经找不到办法。

1。爱上妈妈眼里的穷小子

上周三的晚上,我小心翼翼地给李刚发短信,暗自警告着自己,如果他仍然不理我,那么就让一切都结束吧……3个多小时过去了,手机在我手里捂得快要化了,依然没有等到短信的滴答声。

我爱看几米的漫画,曾经不懂里面的一句话:“快乐才开始,悲伤却早已潜伏而至。”现在才知道,爱情就像苹果,虫眼是从内核开始不易察觉。两个月前,李刚第一次到我家来见父母。在我们相处的一年多里,我一直不敢跟李刚直说我妈妈的意见。很简单,我喜欢的人不是我妈妈喜欢的类型,妈妈喜欢的类型不是我想要的。

在妈妈眼里,李刚没有学历,没背景,没令人尊敬的职业,他只是一个汽车修理工,每天穿着工作服在车底下钻来钻去。妈妈曾经不屑地反问:“你去工作的地方约会就没想法吗?面对着一个浑身充满汽油味的男人,你的洁癖去哪里了?”可我理直气壮地不嫌弃,就算他满脸油垢,我也觉得可爱。

为了拆散我和李刚,这一年里妈妈给我介绍过不少男友,有公务员,有老师,有小白领,可是不管对方条件如何,我就是无法接受,即使全身优点我也毫不在乎。一次次地,我试图用自己的固执去让妈妈相信,李刚才是我的那杯茶。就这样拖了一年多,终于妈妈松口了,答应让李刚上门来看看。我欢天喜地,又忐忑不安,唯恐出了一丝差错。为了显得很郑重,我还特意打电话叫上了已经离异的爸爸一起来。

那天,李刚特意穿了正装,崭新的皮鞋还有点磨脚,拘谨地站在妈妈面前。如果眼神可以伤人,估计妈妈已经伤得他体无完肤了。她就那么冷冷地坐着,一点微笑都变得奢侈,像查户口一样盘问着李刚:你家房子有多大啊?每个月工资多少?结婚准备多少钱?以后能不能养活老婆孩子……李刚硬着头皮,不得已一一回答,当他如实说到目前收入只有一千多块时,妈妈皱着眉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