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海疆控股历史吕后让八岁外孙女做儿媳妇的阴谋 令天下人耻笑
吕后让八岁外孙女做儿媳妇的阴谋 令天下人耻笑
2022-09-21

刘盈继位后,吕后为了使自己亲族跟着沾光,便不管辈份人伦和儿子同意与否,由她一手做主,硬将外孙女张嫣纳为儿子皇后。“吕太后欲为重亲,以公主女配帝为皇后。”当时张嫣才8岁,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孩。从伦理方面看,吕后让外孙女为儿子当皇后,实在是令天下人耻笑的乱伦丑事……

公元前195年(汉高祖十二年)四月,西汉王朝建立者、平民出身的高祖刘邦去世后不到一个月,皇太子刘盈终于嗣位为汉惠帝。

在经历了8年备受煎熬的太子生涯后,这位自小跟着母亲在田间地头长大的小伙,能够成为汉王朝第二任帝王,实在不容易! 此时此刻,面对巍峨森严的末央宫殿,群臣罗列山呼万岁的盛大场面,再看看金光灿灿的御座,当一切是那么真实无疑时,年仅17岁、性格懦弱的刘盈,顿时恍若大梦初醒,内心荡漾出了一种无法掩饰的喜悦。

正当春风得意,青春年少的刘盈,陶醉在初握权柄的美好感觉中还没有回过神时,他的母亲吕雉,却不甘心大汉王朝,从此由儿子刘盈发号施令。这位昔日带着一双儿女,既要为全家衣食操心,又要下地种庄稼的农妇,自从成为汉王朝第一位皇后之后,深切感受到了权力份量。想想那位二流子丈夫当初的赖样,再看看成了皇帝后的风光荣耀,对儿子嗣位,吕雉不但高兴不起来,心里反而很不痛快。为了能够由自己专权,吕雉正谋划如何将汉王朝权柄,控制在自己手中。

如何才能实现自己专权宿愿?在跟随夫君打天下的拼搏厮杀中,早已磨炼得野心勃勃,心狠手辣,计谋远高出儿子一筹的吕雉,为了不至于被臣僚们指责并引发内乱,经过千思万想,最终决定既不废掉儿子帝位,也不公开取代他,而是针对儿子个性懦弱这一特点,采取了一种很多人想象不出的方式,即从精神上、心理上,一举整垮年轻稚嫩,毫无统治经验的儿皇帝刘盈。

果然,刘盈坐上帝位没几天,吕雉便按自己蓄谋,对儿子刘盈无情地下手了。这天,吕雉将不知其阴谋的儿子,带到宫中一处偏僻厕所旁,强迫他去看早被自己剁掉手脚,捣瞎双眼,致聋双耳,凄惨地蜷缩着身子,痛不欲生的所谓“人猪”——夫君生前爱姬戚夫人。当思想毫无准备,不知母亲究竟要干些什么的刘盈,目光投在欲死不死,欲活不活,早已不成人样儿的戚夫人残躯时一刹那间,这位年轻皇帝,顿时被眼前这一惨景吓得嚎啕大哭,魂不附体。刘盈心理经不起这种残酷打击和惊吓刺激,一下便病得起不来。“帝视而问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岁余不能起。”从此,吕雉这位不同寻常的女人,对被自己摧残得像具傀儡般的儿皇帝,尽情地玩弄摆布。

作为西汉王朝第一位皇太子,刘盈短暂的一生,遭遇的艰难实在太多了。不用说小时在乡下和战乱中度过的童年,就是成为皇太子后,由于父亲刘邦反复犹豫,又差点使得他和帝位失之交臂。幸运的是,在母后万般运作下,刘盈不但保住了太子身份,最终又嗣位为惠帝。然而初登帝位,母后给他的这手下马威,一下便把这位年轻皇帝心理、精神和身体,彻底击垮了。此后孱弱得像只羔羊的刘盈,成天以饮酒淫乐打发时光,“日饮为淫乐,不听政。”汉王朝统治权柄,由此被吕雉紧紧地握于手中。

和绝大多数生于深宫之中,长在乳妈怀抱的皇太子相比,从小和父母在老家乡下生活并度过童年的刘盈,不仅是一位窝囊透顶的皇太子,同时也是个没有任何作为的帝王。

公元前211年(始皇帝三十六年),年已30出头的吕雉生下刘盈时,她那位“不事家人生产作业”的赖汉二流子丈夫刘邦,才是秦泗水(今江苏沛县境内)一名小亭长。秦王朝基层官吏设置是,十里一亭,十亭一乡。就这点官职一到手,刘邦便“好酒及色”,“时饮醉卧”,成天沉浸于纵情享乐之中。不久刘邦因押运一批民夫去咸阳,有幸见到正在出行的秦始皇帝。面对前呼后拥的壮观场面,刘邦当场十分感慨地说,哎呀,男子汉就要有这种气魄!“嗟乎!大丈夫当如此矣!”后来,刘邦再次押送民夫前往骊山,半道上许多人因怕服苦役纷纷逃跑。刘邦怕回去后县君追究责任,便于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拉了一些志同道合者,在家乡沛县举兵造反。之后又会同和他一样起兵的项梁,共同反秦。经过几年艰苦征战,终于在公元前206年,一举推翻了秦王朝。

刘盈虽然幸运地坐上了帝位,但是,回首十多年来所经历的诸多风波,无论从册立为太子之日起,还是真正坐上帝位,可以说一直就没有平静过。围绕刘盈短暂一生,由母亲吕后直接策划导演,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宫廷争斗,以及充满血腥之味的骨肉相残悲剧,始终很激烈。就连刘盈太子、在帝位上象征性坐了几天的少帝刘某(正史中无其名字记载,姑且以刘某相称),最终也未能逃脱奶奶吕太后魔爪。

身为刘邦嫡子的皇太子刘盈,命运为何充满了诸多曲折?这一切,说起来都和刘邦有关。原来,自从刘盈被册立为皇太子后,刘邦却越来越不喜欢这个未来的继承人。加上在此之前,刘邦为汉王时的夫人定陶戚姬,也生下儿子刘如意。面对一天天长大的刘盈和刘如意,刘邦越来越觉得,性格善良而又懦弱的太子刘盈,一点也不像他威武果断。所以总担心自己千辛万苦开创的江山,到刘盈手中不一定保得住。刘邦因一直想废掉刘盈,改立性格和自己相似的刘如意为太子。“太子为人仁弱,高祖以为不类己,常欲废之而立如意。”出于对刘如意偏爱,刘邦还将他留在长安,不让他到封地去。“虽封为赵王,常留之长安。”

刘盈虽然幸运地坐上了帝位,但是,回首十多年来所经历的诸多风波,无论从册立为太子之日起,还是真正坐上帝位,可以说一直就没有平静过。围绕刘盈短暂一生,由母亲吕后直接策划导演,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宫廷争斗,以及充满血腥之味的骨肉相残悲剧,始终很激烈。就连刘盈太子、在帝位上象征性坐了几天的少帝刘某(正史中无其名字记载,姑且以刘某相称),最终也未能逃脱奶奶吕太后魔爪。

身为刘邦嫡子的皇太子刘盈,命运为何充满了诸多曲折?这一切,说起来都和刘邦有关。原来,自从刘盈被册立为皇太子后,刘邦却越来越不喜欢这个未来的继承人。加上在此之前,刘邦为汉王时的夫人定陶戚姬,也生下儿子刘如意。面对一天天长大的刘盈和刘如意,刘邦越来越觉得,性格善良而又懦弱的太子刘盈,一点也不像他威武果断。所以总担心自己千辛万苦开创的江山,到刘盈手中不一定保得住。刘邦因一直想废掉刘盈,改立性格和自己相似的刘如意为太子。“太子为人仁弱,高祖以为不类己,常欲废之而立如意。”出于对刘如意偏爱,刘邦还将他留在长安,不让他到封地去。“虽封为赵王,常留之长安。”

刘邦这一想法,在野心勃勃的吕后和企望母以子贵的戚姬中间,引起了强烈震动。从此,一个为了保住儿子皇太子身份,一个为了能让儿子成为皇太子,俩人费尽心机,用尽手段,明里暗着为各自儿子想办法。从当时刘邦的想法看,刘如意成为太子的可能性很大。一方面,因为父亲已经不喜欢刘盈,再就是他的性格颇象父亲。另一方面,刘如意那位比吕后年轻、颇具姿色的母亲戚姬,正为刘邦所宠幸。晋人葛洪所著《西京杂记》中说,戚姬不但长得很漂亮,而且又能歌善舞,刘邦对她一直十分宠爱。“戚夫人善鼓瑟击筑(一种乐器),帝常拥夫人倚瑟而弦,歌毕,每泣下流涟。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歌出塞入塞望归之曲。”由于刘邦经常和年轻貌美,舞姿动人的戚姬在一起,慢慢对年过40多岁的吕后,便有所疏远。“吕后年长,常留守,希见,益疏。”这种情况,更增大了刘如意成为太子的可能。

历史的经验一再表明,一位男人尤其是封建帝王,当他迷恋于美女妖冶的玉体时,情感立时就会倾斜。而生有皇子的美女,一时更会殊宠无比。在此情况下,为了其宠爱的美女,这些帝王什么事都会干出来。宁爱美女不爱江山者,大有人在。 果然,深知情势严峻的吕后,知道刘邦要废掉儿子刘盈改立刘如意为皇太子时,当下就急得束手无策。“上欲废太子,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大臣多谏争,未能得坚决者也。吕后恐,不知所为。”情急之下,有人让她赶快去找刘邦器重的谋士张良,让张良帮她出主意。吕后听了,立即让大哥吕泽出面请张良。不料张良一听,却对吕后说,当初刘邦在危难之中时,我的一些意见建议,他还基本上能听得进去。可现在他成了帝王,我再说话,恐怕不一定能听得进去。再说他是因为宠爱戚姬母子要换太子,这种自家人的事,不要说我张良说了他不听,就是再有一百个大臣去说,恐怕他也听不进去。“以爱欲易太子,骨肉之间,虽臣等百人何益。”

在张良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吕后更是急得不知所措。不过,这事要是搁到别的女人身上,听了也许早就没有信心。然而吕后就是吕后,她不但不气馁,反而更不甘心儿子被他人取代。对她来说,不管儿子多么无能,只要能坐上帝位,那么自己就会名正言顺地成为皇太后。而一旦成为皇太后,就有机会掌握朝政大权。对一位生活在封建社会的女性来说,这一点,正是她们梦寐以求的最大愿望。为了不至于理想落空,吕后硬着头皮放下面子,又找到张良,让他再想想办法。深知刘邦性格的张良,感到这时即便自己出面,对于决心已下的刘邦,肯定不会有多大作用。然而,拗不过经不起吕后再三求情,张良想来想去,只好为她出主意说,这时唯一的办法,只有请一向为刘邦尊重,并被人誉为“商山四晧”的东园公、绮里季、夏黄公、角里先生,让4人做做刘邦工作,看能否保住刘盈太子身份。除此,恐怕再没有什么好办法。听了张良建议,吕雉很快让人找到这几个人,并送上太子刘盈亲笔信。在吕雉反复请求下,东园公等最终答应了她的要求。为了能让这些人随时替自己出主意,吕雉特意将他们从商山接到长安,并安排住在张良府第。从此,4人暗中不断帮着吕后出主意。

公元前196年(汉十一年)七月,就在刘邦要准备换掉太子的关键时刻,原为项羽手下大将的九江王、后投奔刘邦又被封为淮南王的英布(因在秦末坐法被黥面,又叫黥布),对刘邦和吕后大杀功臣,十分惊恐,并暗中打算起兵反抗。原来在此之前,野心日益膨胀的吕后,为了巩固后位并防止众大臣,对她和夫君权力构成威胁,两口子便将为汉王朝建立有过功劳的一些大臣,先后用计一个个除掉了。特别是善于将兵,多多益善,出奇制胜的韩信,被他们杀掉后,英布一时更加感到惶恐不安。“高后诛淮阴侯(韩信),(英)布因心恐。”韩信本来和张良、萧何,是刘邦夺取天下时最为倚重的三个得力助手。当初刘邦谈到自己之所以能在群雄争霸中胜出时就对人说过,“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张良)。填国家,抚百姓,给饷餽,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结果,吕后把韩信骗进宫里后,最终将他和三族全部残忍地用五刑杀了。“韩信之属皆受此诛。”当时五刑,说起来真是惨无人道。“皆先黥,劓,斩左右止,笞杀之,枭其首,菹其骨肉于市。其诽谤詈诅者,又先断舌。”

公元前196年(汉十一年)七月,就在刘邦要准备换掉太子的关键时刻,原为项羽手下大将的九江王、后投奔刘邦又被封为淮南王的英布(因在秦末坐法被黥面,又叫黥布),对刘邦和吕后大杀功臣,十分惊恐,并暗中打算起兵反抗。原来在此之前,野心日益膨胀的吕后,为了巩固后位并防止众大臣,对她和夫君权力构成威胁,两口子便将为汉王朝建立有过功劳的一些大臣,先后用计一个个除掉了。特别是善于将兵,多多益善,出奇制胜的韩信,被他们杀掉后,英布一时更加感到惶恐不安。“高后诛淮阴侯(韩信),(英)布因心恐。”韩信本来和张良、萧何,是刘邦夺取天下时最为倚重的三个得力助手。当初刘邦谈到自己之所以能在群雄争霸中胜出时就对人说过,“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张良)。填国家,抚百姓,给饷餽,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结果,吕后把韩信骗进宫里后,最终将他和三族全部残忍地用五刑杀了。“韩信之属皆受此诛。”当时五刑,说起来真是惨无人道。“皆先黥,劓,斩左右止,笞杀之,枭其首,菹其骨肉于市。其诽谤詈诅者,又先断舌。”

韩信被杀后死后不久,刘邦和吕后又以谋反为名,将梁王彭越贬为庶人,发配到蜀地青衣(当时县名)。彭越在贬徙路上,正好碰到从长安到洛阳去的吕后。于是,彭越以为遇到了救星,当着吕后面,哭诉了一通冤曲,并天真地让她在刘邦面前替自己求情。吕后听了,故意装出很痛快的样子,满口答应帮彭越在刘邦面前说好话。彭越不知是计,转身跟着吕后折回洛阳。“吕后许诺,与俱东至洛阳。”岂料吕后将彭越骗回洛阳后,却对刘邦说:“彭王壮士,今徙之蜀,此自遗患,不如遂诛之。”不仅如此,吕后又让亲信“告彭越复谋反”,并建议刘邦对彭越满门抄斩。刘邦一听,当场表示同意。“上乃可,遂夷越宗族。”

韩信、彭越这两员大将先后被刘邦和吕后除掉之后,英布闻讯更加惊恐不安。而让英布最为接受不了的是,刘邦将彭越杀掉后,又将他的尸体剁成肉酱,分送给其他诸侯吃。“醢之,盛其醢遍赐诸侯。”当刘邦让人将一份肉酱送到英布封地时,英布那天正在外面打猎,一看这人肉酱,顿时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心想刘邦既然对彭越都这样下手,而像他们这些人,迟早还不是一样下场。从此,英布一边暗中集结兵士,一边观察周边诸王有什么反映动静。准备刘邦一旦要对自己下手时,就带兵反抗。“至淮南,淮南王方猎,见醢,因大恐,阴令人部聚兵,候伺旁郡警急。”英布为此对部将们说,刘邦这家伙统治了十多年,年龄也大了,现在他肯定害怕征战打仗。如果我们起来反抗,他也无可奈何。如果不这样做,那我们就和韩信、彭越下场一样,迟早也得死在他手上。“上老矣,厌兵,必不能来。使诸将,请将独患淮阴、彭越,今已死,余不足畏。”得到诸将领支持后,英布“遂反”。果然,身体已经有病的刘邦,闻得英布谋反,准备让太子刘盈带兵前去征讨。“黥布反,上疾,欲使太子往击之。”刘邦之所以要这样做,一方面因为身体有病,确实再也不能像当年那样叱咤风云,驰骋疆场;另一方面,也想借机考验一下皇太子,看他威望到底怎么样。

得知刘邦让皇太子刘盈统帅诸将领征讨英布的消息,吕后一下又慌了神。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求救于东园公4人。东园公等人对刘邦意图经过一番分析,为她出主意说,一定要设法阻止刘邦这样做,千万不能让年龄不大,又没有征战经验的太子去领兵冒险。“太子将兵,有功则位不益太子。无功还,则从此受祸矣。”意思说,太子作为嗣君,地位已经很高了,你再让他立多大功劳,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实际意义。相反,太子一旦失利,肯定会威信扫地,而刘邦必然乘机废了太子。东园公等人还认为,如果非要让年龄不大,威望不高的太子刘盈,去统帅这些曾和刘邦一起身经百战,浴血奋战,为汉王朝创建立有过汗马功劳的将领,这些人肯定会因为不服气而不尽力。这样做,如同让羊指挥狼去厮杀,狼不但不服,反而还会将羊吃掉。“太子所与俱诸将,皆尝与上定天下枭将也,今使太子将之,此无异使羊将狼也,皆不肯为尽力,其无功必矣。”同时东园公等人还通过张良对吕后说,如今刘邦有病,戚夫人和儿子刘如意日夜在身边侍候,况且刘邦说过,“终不使不肖子居爱子之上”。由此可见,刘邦意思十分明确,就是要以刘如意取代太子刘盈。因而劝张良赶快告诉吕后,并出主意让她在刘邦面前,一边哭闹一边说,英布这个人,由于善于用兵,早就是闻名天下的一员猛将。你要让太子刘盈统帅众将领和他对阵,肯定会败阵。如今您虽然身体有病,但只要“强载辎车,卧而护之,诸将不敢不尽力。”

吕后听了他们一伙建议,马上去见刘邦。见面后,吕后按照东园公4人主意,哭着说了一通太子不能去征讨英布的理由,“承间为上泣涕而言,如四人意。”面对痛哭流涕的吕后,刘邦耳根子一软,只好答应由他亲自出征。“上自将兵而东,群臣居守,皆送至灞上。”同样身体有病的张良,追到长安城外又假惺惺地对刘邦说,我本该和您一同去,但因为身体有病不能去了,您一定要多加保重,“楚人剽疾,愿上无与楚人争锋。”同时还建议他“令太子为将军,监关中兵。”结果,中了这伙人圈套的刘邦,只好拖着病体,亲自出征。

当双方在蕲西(今安徽宿县境内)相遇后,刘邦一见英布军“置阵如项籍军”,顿时很不高兴,“上恶之。”双方在刚一交战,刘邦万般恼火,厉声质问英布“何苦而反?”没想到英布很干脆地回答说,我想当皇帝,“欲为帝耳”。刘邦一听,破口将英布又大骂一通。骂完,双方即展开决战。最终,英布被刘邦大败并逃到了江南,途中被人所杀。刘邦虽然打败了英布,然而在这次征战中,却因中箭受伤。“上击布时,为流矢所中,行道疾。”本来身体有病,加上箭伤,刘邦性命危在旦夕。

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刘邦,回到长安千思万想,觉得一旦自己去世,性格柔弱的太子刘盈,肯定不能胜任帝位。便想趁自己活着时,以刘如意取代太子刘盈,“愈欲易太子。”张良等人闻讯,再次劝谏,然而刘邦就是不听。在此情况下,太傅叔孙通又对刘邦上谏说,如今天下人都知道太子仁孝,而“吕后与陛下攻苦食啖,其可背哉。陛下必欲废适而立少,臣愿先伏诛,以颈血于地。”刘邦一看叔孙通坚决不同意废掉太子,就对他说,算了算了,你就别再说了,以前我那些想法,是闹着玩的。“公罢矣,吾直戏耳。”叔孙通一听, 更加严肃地说,“太子天下本,本一摇天下振动,奈何以天下为戏!”在叔孙通等力劝下,刘邦虽然表面上答应不废太子,但内心还是想换掉太子。“上阳许之,犹欲易之。”

此后不久,有一天刘邦在宫中举行宴会,吕后乘机邀东园公4人出席。“及宴,置酒,太子侍。四人者从太子。”刘邦一看,顿时感到很纳闷,心想从那里突然来了这4位80岁的老人。于是就问他们是什么人,4人马上向刘邦报了各自姓名。刘邦一听这才说,原来是你们几个呀。当年我请你们为我出主意打江山,你们却一个个躲着我,今天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吾求公,避逃我,今公何自从吾儿游乎?”东园公等人对他说,您这个人,向来看不起有学问的人,当初我们怕遭不测才躲避您。如今我们听说太子很爱有学问的人,天下之人因此都想为太子效劳,所以我们也就来了。“陛下轻士善骂,臣等义不辱,故恐而亡匿。今闻太子仁孝,恭敬爱士,天下莫不延颈愿为太子死者,故臣等来。”刘邦听了,只好违心地顺水推舟说,那就麻烦你们,以后对太子多加指教,“烦公幸卒调护太子。”

在张良和东园公等人再三劝说下,刘邦这才不提另立太子的事。从当时情况看,不仅张良、东园公等人不同意刘邦废掉太子刘盈,还有一些大臣,也不同意刘邦这样做。和刘邦关系密切、因敢于直言而又说话结巴的中尉周昌,也坚决反对刘邦换掉太子。周昌和刘邦的关系,说起来非同一般。当年有一次,周昌到了刘邦住处,正好碰见刘邦和戚姬相拥在一起亲热,周昌一看转身就往外走。刘邦见状,起身追了过去。当他在院子追上周昌,俩人一下扭在一起,刘邦骑在周昌脖子上问他说,你看我像那个帝王?周昌说,“陛下即桀纣之主也。”刘邦一听,顿时大笑。凭着这种关系,刘邦准备废掉刘盈而立刘如意时,周昌当面和他相争。刘邦让他说出不废的理由,本来结巴的周昌,加上对刘邦做法不满,更是结巴得说不出来,“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原来,这个结巴一着急,说话就有很多“期期”口语。不过他这么一说,到是把刘邦逗笑了,“上欣然而笑,即罢。”当时刚好在东厢后面的吕后,正好听到了他们谈话内容。之后吕后见了周昌,竟然跪下谢他说,要是没有你这番话,太子肯定废了。“微君,太子几废。”流传至今的成语期期艾艾,其中“期期”指的就是周昌,“艾艾”则是三国时的结巴邓艾。

比起和刘邦共同生活多年的吕后,擅长于歌舞的戚姬,其所作所为,明显要差一筹。当戚姬一开始知道刘邦要废掉太子刘盈改立儿子刘如意时,这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既不像吕后四处找人,替自己出主意帮忙;又不知道发动大臣,让他们和自己联手为刘邦施压。而成天只知道在刘邦面前哭哭闹闹,想以梨花带雨般的泪水,打动刘邦,让他册立儿子刘如意为皇太子。“戚姬常从上之关东,日夜啼泣,欲立其子。”戚姬这一手,也不能说没有一点效果。面对风姿绰约的戚姬,尤其那呜咽的哭声,刘邦确实对她也很同情怜悯。几番犹豫之后,刘邦真的打算让刘如意替代刘盈,“几代太子者数。”然而,在吕后和张良及东园公等人强大的压力面前,刘邦最后还是无奈地放弃了自己想法。

当戚姬那点努力终于变成泡影,刘邦一时又觉得对不住这位姿色迷人的美女。想起戚姬温柔的酥胸,以及哭红的双眼,刘邦心里十分难受。就在吕后举行的祝寿宴会刚一结束,东园公4人离开后,犹豫不决的刘邦,终于正式向戚姬摊牌,不再更换太子。为此,刘邦指着东园公等4人背影对她说,我本来想让刘如意成为太子,但因为他们4人阻止,所以我也没办法了。“我欲易之,彼四人辅之,羽翼已成,难动矣。”戚姬听了,感到儿子刘如意再也没有希望成为太子,顿时更是伤心得哭个不停。刘邦一看戚姬泪眼汪汪的模样,一方面开导她不要伤心,一方面又要让她跳舞自己唱歌,以分散心中不快。他对戚姬说,“为我楚舞,吾为若楚歌。”伤心不已的戚姬,听了刘邦话,只好强忍悲伤,起身舞蹈。刘邦为了转移戚姬情绪,也放声唱道:“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刘邦唱罢,颇为失望的戚姬,更是悲痛欲绝,再度难过得“嘘唏流涕”。历史到了唐朝,大诗人白居易在其《答四皓庙》诗中写道:“前瞻惠太子,左右生羽仪。却顾戚夫人,楚舞无光辉。”意思说戚夫人动人的舞姿,此时在刘邦面前,是何等苍白无奈!

让刘盈倍感欣慰的是,由于母亲吕雉多方运作,自己终于幸运地保住了太子之位。公元前195年(汉十二年),刘邦逝世后,从小在田间地头玩耍并干些农活的刘盈,又如愿继承了帝位,是为汉惠帝。

刘盈坐上帝位后,母亲吕雉顺理成章地坐上了皇太后之位。不过,深知儿子性格懦弱而专权欲望强烈的吕后,知道他难以承担帝王重任,干脆由她称制。果然,大权到手后,吕太后心肠顿时变得十分残忍。为了一报当初因戚夫人受到冷落,以及儿子刘盈差点被戚姬儿子刘如意取代,自己也差点和皇太后失之交臂之仇,吕雉立时将屠刀对准了戚姬。

吕雉的报复非常残忍。她先让人将戚姬关在永巷,然后指使人强行为她剃光头发,又用铁链拴住脖子,穿上土红色粗布囚衣,成天不停地舂米。以此对这位不幸的女人,从精神、心灵包括肉体上进行侮辱摧残。“乃令永巷囚戚夫人,髡钳衣赭衣,令舂。”可怜而又无助的戚姬,被关在黑暗狭小的房子里面,一天天地听任吕后折磨。为了排遣心中悲愤,戚姬一边舂米一边歌唱,借此发泄心中痛苦郁闷。她在歌中唱道:“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女(汝)?”意思说,我儿子封为王,而我自己却被关起来,从早到晚做苦工,这种生不如死的苦楚,谁能说给我儿子呀。吕雉得知戚夫人对自己不满,顿时勃然大怒,“太后闻之大怒。”并对人说,你看就她现在这个样,还想指望儿子帮她,实在没门。“乃欲倚女(汝)子邪?”你等着瞧吧,看你儿子能不能救你。

如日中天的吕后,本来早就想对已经封为赵王的刘如意下手。戚姬凄惨的歌声,更加激怒了她那颗复仇之心。吕雉很快又将矛头对准差点坏了儿子刘盈太子事的刘如意,准备早点将他一杀了之。吕后于是下令,要刘如意立即返回京师长安,“乃召赵王诛之。”早已被安排在封国的刘如意,得到吕后要他回长安的消息,就和时为赵相的周昌商量如何应对。原来,刘如意后来去封地时,由于只有十多岁,刘邦担心他死后,刘如意肯定逃不出吕后的魔爪,“上忧万岁之后不全也。”于是特意让吕后、刘盈、群臣“素所敬惮”的御史大夫周昌为相,保护刘如意。深知吕后野心的周昌,认为此行肯定凶多吉少,再三劝他不要去送死。“使者三反,赵相周昌不遣。”周昌为此对使者说:“高帝属臣赵王,赵王年少,窃闻太后怨戚夫人,欲召赵王并诛之,臣不敢遣王。王且亦病,不能奉诏。”(《资治通鉴》卷12)吕后得知周昌从中阻梗时,十分生气,“太后怒,先使人召昌。”周昌无奈之下到了长安后,吕后马上派人“复召赵王”。刘如意没办法,只好来到长安。心底善良的刘盈,知道母后三番五次召回刘如意,目的就是要杀掉他。为了保护这位同父异母弟弟免遭不测,刘盈亲自到长安城外迎接。刘如意在长安住下后,刘盈和他更是形影不离。“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赵王霸上,入宫,挟与起居饮食。”由于刘盈和刘如意成天在一起,吕后一直没有找到下手机会。吕后虽然一时不能得手,但要除掉刘如意的决心,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放弃改变。这位报复心极强的女人,一直在等候和寻找机会。

几个月过去了,吕后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下手之机。这天,刘盈早早地起来,外出练习骑射,而刘如意还没有起床。一直让人监视他的吕后,得知这一情况,很快让人毒死了刘如意。“帝晨出射,赵王不能蚤起,太后伺其独居,使人持鸩饮之。”刘盈骑射回来,弟弟刘如意早已成为一具僵尸。

关于刘如意之死,《史记》和《汉书》中都说是吕后派人毒死的。唯晋人葛洪在《西京杂记》中,却说是被吕后让人在被窝勒死的。“吕后命力士于被中缢杀之。”刘如意死后,吕后一开始还不放心,让人将他尸体拉过来亲眼看了,这才确信刘如意死了。“吕后之不信,以绿囊盛之,载以小軿车入见,乃厚赐力士。”直接勒死刘如意的凶手,曾是东郭门外的一个官奴。刘盈后来打听到这个帮凶,背着母后将他杀了,“腰斩之”。以上两种说法细节虽然不同,但刘如意死于吕后之手,这一点则毫无疑问。

刘如意被吕后害死后,心肠狠毒的吕后,立马将屠刀对准了戚姬。吕后不是将戚夫人一刀杀死,而是以闻所未闻的残忍手段,让她在无法忍受的极端痛苦中,慢慢死去。她先让人砍断戚夫人手足,再挖掉双眼,又用毒药熏聋耳朵,最后强行为她灌下致人不能说话的哑药。“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饮喑药。”经过这番灭绝人性的残酷折磨,吕后将失去手足,不能动弹,双耳听不见,两眼看不着,浑身上下血肉模糊,伤痕斑斑的戚夫人,扔进厕所,“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

心理已经严重扭曲变态的吕后,将戚夫人迫害折磨得不成人样后,竟然叫身为皇帝的儿子刘盈,去看被她折磨成所谓“人猪”的戚夫人,“乃召惠帝视‘人彘’”。当刘盈见了面目全非的戚夫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血肉模糊,四肢残缺的身躯,就是父亲生前宠爱的人。刘盈通过询问别人,得知这确实就是戚夫人时,竟然当场吓得大哭。“帝视而问知其戚夫人,乃大哭。”戚夫人备受创伤的残疾之躯,对刘盈心灵和精神刺激很大。受此惊吓刺激,年纪轻轻的刘盈,当即大病不起。直到一年后,身体和精神还没有恢复正常。每当刘盈想起这一惨不忍睹的场面,心里总是十分不安。一天,刘盈忍无可忍,终于让人转告母后,说这种残忍的事,简直就不是人干的。而我作为太后儿子,连父亲宠爱的人和弟弟都保护不了,还能治理天下吗?“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复治天下。”从此,精神和心理彻底崩溃的刘盈,面对母后淫威,只好成天靠饮酒作乐打发时光。对于朝政大事,再也不去过问,一任母后折腾。7年后,在母后阴影下实为傀儡的刘盈,终于在抑郁中离开了人间。

当初吕后费尽心机要保住儿子的皇太子,目的就是要他称帝,同时由自己称制专权。果然刘盈病死后,还想继续专权的吕后,对儿子之死一点不感到伤心。吕后干哭着就是没有眼泪,“太后发丧,哭而泣不下。”这一点,连张良15岁的儿子、时任侍中的张辟强也看了出来。这位头脑聪明的小伙子,故意问丞相陈平,太后就这么一个儿子,如今死了,你看她一点也不伤心,这是什么原因?“太后独有帝,今哭而不悲,君知其解未?”陈平说他也不知道原因。张辟强又对他说,这是因为刘盈没有一个年龄大点的儿子(刘盈死时才24岁),所以她怕你们这些正直大臣。因此,这时她心里还不知在打什么鬼算盘。依我看,只要让她将娘家兄长子侄们都安排任要职,才能让她放心,同时也不至于以后排挤你们。“帝无壮子,太后畏君等。今请拜吕台、吕产为将,将兵居南北军,及诸吕皆官,居中用事。如此则太后心安,君等幸脱祸矣。”张辟强之所以这么说,实际上是用缓兵之计,想保住众大臣。陈平听了他意见,然后又告诉给了吕后。不明真相的吕后,一听果然哭得十分伤心。“丞相如辟强计请之,太后说,其哭乃哀。吕氏权由此起。”

为了自己能够继续控制朝政大权,刘盈死后,吕后又立“孝惠后宫子(刘某)为帝,太后临朝称制。”为了防止刘邦其他儿子争权,吕后连杀了刘邦儿子赵幽王刘友、赵王刘恢及燕王刘建。“孝惠崩,高后用事,春秋高,听诸吕,擅废帝更立,又比杀三赵王。”不仅如此,吕后还不顾刘邦临生前立下的不许封异姓为王的规矩,遂立大哥吕泽之子吕台为吕王,吕台弟吕产为梁王,二哥吕释之子吕禄为赵王,吕台之子吕通为燕王,又封诸吕其他6人皆为列侯,追尊父亲吕公为吕宣王。

安排好这一切,吕后立即又将屠刀对准了小孙子、少帝刘某。如果说当初吕后迫害折磨刘如意母子,是出于因他们才使得自己失宠和儿子刘盈差点被废掉太子的疯狂报复,那么她的孙子、刘盈太子刘某,则因为长大知道自己身世后,发了几句牢骚,所以吕后对他也不放过。结果,这个被奶奶扶上台的小帝王,最终又在奶奶制造的悲剧中,很快结束了短暂生命。

关于刘盈太子刘某的不幸,还得从刘盈亲外甥女、后来成为他的皇后张嫣说起。张嫣能够进入后宫并成为舅舅皇后,这出荒诞丑剧的导演者不是别人,正是她那位野心勃勃、权欲极为强烈的外婆吕后。

张嫣的母亲,是吕后和刘邦的女儿鲁元公主。鲁元公主长大后,嫁给张敖为妻。张敖之父张耳,在陈胜领导的推翻秦王朝起义大军中,也是一位颇有影响的重要人物。刘邦建立汉朝后,张耳被封为赵王,“汉立张耳为赵王。”张耳之子张敖,也因随父参加反秦起义,“嗣立为赵王。”因为这些原因,刘邦便将爱女鲁元公主,嫁给张敖为夫人。

刘盈继位后,吕后为了使自己亲族跟着沾光,便不管辈份人伦和儿子同意与否,由她一手做主,硬将外孙女张嫣纳为儿子皇后。“吕太后欲为重亲,以公主女配帝为皇后。”当时张嫣才8岁,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孩。从伦理方面看,吕后让外孙女为儿子当皇后,实在是令天下人耻笑的乱伦丑事。但是,为了能保持自家人统治权,吕后也就不管这些。公元前191年(汉惠帝四年),就在刘盈嗣位的第四年,21岁的刘盈便在母后一手安排下,册立年仅12岁的小外甥女张嫣为皇后。

小张嫣虽然成了皇后,但由于年龄小,身体尚未发育成熟,刘盈对她并不感兴趣。也许是嫌张嫣年龄太小,也许是碍于外甥女这层关系,时已成年的刘盈,和张嫣并没有夫妻生活。刘盈一方面通过和宫女们苟合,一方面通过和男宠同性恋,来满足自己欲望。一心盼望张嫣生个皇子的吕后,虽然急不可待,但张嫣却一直没有生下皇子。吕后“欲其生子,万方终无子。”历史的经验一再表明,一位皇后,如果生不下皇子,其皇后生涯,就有可能很快结束。盼张嫣早日生个皇子无望的吕后,虽然一时不好废了外孙女后位,但她却采取偷梁换柱的手段,为自己和张嫣,包括儿子刘盈,挽回了一点面子。 原来,当时有一名和刘盈苟合过的宫女,正好怀孕待产。吕后得知后,就让张嫣假装怀孕。待那名宫女生子后,吕后让人残忍地将这名宫女杀了,并将她的儿子谎称为张嫣之子。“乃使阳为有身,取后宫美人子名之,杀其母,立所名子为太子。”这个被立为太子的小男孩,便是后来如同吕后手中羔羊的少帝刘某。公元前188年(汉惠帝七年),年方24岁的刘盈病逝后,“太子立为帝。”吕后名义上立只有几岁小孩为帝,15岁的张嫣为皇太后,但汉王朝统治大权,从此实际上真正落在了她手中。

随着时光穿梭,一天天长大的刘某,得知自己并非张嫣之子,以及生母为奶奶吕后所害真相,非常伤心。从此暗下决心,发誓一定要为母亲报仇。“帝壮,或闻其母死,非真皇后子,乃出言曰:‘后安能杀吾母而名我?我未壮,壮即为变。’”(《史记》卷9)幼稚天真的刘某何曾想到,他哪里是奶奶吕后对手。果然,吕后一听这事,当即让人将刘某关起来。并对外谎称其有病,不让大臣见他。“太后闻而患之,恐其为乱,乃幽之永巷中,言帝病甚,左右莫得见。”没几天,吕后就将这只被她玩弄够了的羔羊毫不留情地杀了。“帝废位,太后(吕雉)幽杀之。”

公元前180年(汉高后八年),62岁的吕后终于一病不起。吕后去世后,由于她多年经营恩庇,势力强大的吕氏家族,在朝臣强烈愤慨声中,受到毁灭性打击。就在她刚一离开人世,早已看出其野心的太尉周勃和丞相陈平,以及刘邦孙子、朱虚侯刘章(齐悼惠王刘肥之子)等,毫不客气将吕氏势力一网打尽。“共诛产、禄,悉捕诸吕男女,无少长皆斩之。”之后周勃、陈平等共谋,迎立刘邦之子、代王刘恒为孝文帝。汉王朝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进入了辉煌的“文景之治”时期。

吕后虽然死了,但因为她贪权和残忍导演的这一幕幕惨剧,使得儿子惠帝刘盈和孙子少帝刘某,直接成了她的牺牲品。

纵观刘盈太子经历,应该说,矛盾的焦点虽然和刘邦出尔反尔有关,但实质却是统治集团内部,各种力量为了争夺统治权的较量。对于刘邦来说,他之所以能在群雄争霸中取胜,关键是他能重用成就天下的人才。然而,真正取得天下后,为了保住既得利益,他却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刘邦也想选择一位真正具有才干的儿子为接班人,而残酷的现实,却又使得他不能按自己意愿去做。结果,因为他的犹豫困惑,使得统治集团内部争夺太子之位的矛盾,日益尖锐突出,最终使得刘如意包括很多正直大臣,死在了他的手中。

当然,吕雉这个先贫后贵的女人,也算得上是个政治家。在刘邦夺取天下时,她曾为夫君多次出谋划策。临朝称制并掌握并王朝权柄期间,又及时采取了休养生息,减轻百姓负担,废除苛刻法令,尤以废除“罪之重者戮及三族,过误之语以为妖言”的 “三族罪”和“妖言令”,甚为天下称道。对此,《史记》和《汉书》作者,都给予了一定的肯定,认为“高后女主制政,不出房闼,而天下晏然,刑罚罕用,民务稼穑,衣食滋殖。”然而吕雉毕竟又是一位封建统治集团的重要人物,因为她权力欲望强烈,以及私心太重,才在汉王室酿成了许多惨剧,成了一位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很多大臣,包括刘邦爱姬和好几个儿子,都被她残忍地杀掉了。这一点,无论如何是不能饶恕的。